一直以來,
我覺得宗教信仰對我來說,
都是一件很神聖且不能因為環境影響而隨意更改的事情。
我的男朋友和他的家人都是基督徒,我們交往了五年,
但我今年才渴望、渴慕成為基督徒並接受洗禮,並不是因為我男友和他的家人沒有告訴我上帝的美好,
而是因為我對信仰的堅持,我希望我信上帝成為基督徒並不是因為男朋友基督徒所以我才成為基督徒,
不然若是未來我們分手了,我還需要是基督徒嗎?
所以我對信仰的初衷,就是一定要是「自己」感受到上帝的存在,是「自己的心」因為感受到上帝的存在而信了上帝,
那麼我會非常非常願意改變我的信仰。
所以我今天想受洗成為基督徒,是因為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上帝的存在,感受到上帝讓我的心平安,
因為我感受到這些,所以我想受洗,成為基督徒。

 

   我一直很希望把自己的感受,還有我親眼看見自己的轉變,一直想將這些感受和細節分享給所有未信主和已經信主的人,
因為對於未信主的朋友們,我的見證會更為貼切;
對於已經是基督徒的朋友們,他們會再一次看見上帝的作為。
很可惜今天沒有足夠的時間,因為我花了二十四年的時間尋找心裡的平安、尋找信仰還有認識上帝跟經歷上帝。
二十四年的體會沒辦法化做十分鐘就分享的完,我只能長話短說。

 

   我今年二十四歲。我們家的宗教信仰都不一樣,爸爸會唸佛經,媽媽是道教,我們家從小就是拜拜長大的。
但我的見證中的主要不是想傳達我從拜拜改成相信上帝,而是我對信仰的態度。
雖然從小家人就是拜拜的,但我一直覺得自己很不喜歡去拜拜,
偶爾會覺得自己是個不虔誠的人,媽媽過年過節總會帶弟弟妹妹一起去廟裡,但不知道為甚麼我總是不想去,
去了也總是覺得自己很深處心裡的某塊地方,其實是有點不相信的。

 

   但在三度空間中同個時間點是會同時發生很多事情的,
這些我自認覺得自己是個不虔誠拜拜的人的時候,正是我的國中和高中時期。
我想所有人應該都曾經有過一種感受,那就是你生活中會有特定的人是你嚮往的,
無論是個性、他的生活、說話方式又或者他的家庭。
特別的是我的國中和高中時期,都分別有這樣的人存在在我的生活裡。

 

  國中的那個女生從曾經給我一張他們教會一起要去沙灘的報名表,
當時我真的好想去,但我家教很嚴格,我大學之前幾乎沒有跟朋友單獨出去過,更何況是暑假去被認為作最危險的海邊;
而高中那個女生,我們很常一起補習一起讀書,他有天說他星期日他爸不讓他補習,因為他們要去教會,
他說他星期六來補習沒去青少契他爸已經很生氣了,而我居然心裡是湧起羨慕的感覺。
後來我知道,他們都是基督徒。原來我一直被上帝在聖經中教導人所該有的特質吸引著。

 

   無法忘記的是,高三畢業後的某天,大八大飯店附近開了一間新的教會,
當時趁媽媽還沒回家的時候,偷偷和當時一個也對教會很有興趣的朋友一起偷偷去看了一下,
當時我心裡不禁得想若是未來有機會可以正大光明去教會該有多好,而不是還要這樣怕被媽媽發現。
後來就像被注定一樣,明明考上了台北的學校,媽媽卻說我去台北不安全,
於是我只能留在高雄念書,像是隻脫韁的野馬般到處玩社團,然後才這樣認識了我的男朋友。

 

   因為我男朋友的關係,我開始可以有機會正大光明的走進教會看一看,
其實這是我一直夢寐以求的事,但為甚麼我沒有馬上信主呢?
這就是牽扯到我對信仰的堅持,我堅持我要感受到體會到,我堅持對於信仰不能盲從,而是要發自內心的。
沒辦法忘記的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買車然後騎車上路,結果卻因為不知道直行車可以先過,而引起後面幾台摩托車的擦撞,
我當天心裡充斥各種自責和罪惡,我覺得我釀成一起車禍,我可能隔天再也不敢騎車了。

 

 那天是我第一次禱告,我第一次自己尋求上帝的幫助,再沒告訴任何人的情況下,
當下還不知道怎麼禱告只能說:「上帝,如果你存在,希望你讓我心裡的這些自責賀罪惡感全部消失,讓我可以好好睡覺隔天順利騎車。」
雖然現在看來這是多麼不敬畏上帝的禱告,但你們不能想像的是,我隔天騎上車真的完全沒有任何一絲害怕,沒有任何一絲絲罪惡感。
或許在很多人眼中這只是一個巧合或是他們會覺得我太膽小,但那天我真真切切的知道上帝是存在的。
我用了19年才能有正大光明走進教會的機會;再用了一年上帝真實的讓我知道他存在。
對我來說這都不是我能自己安排或是解釋的,而都是回頭看才能看見自己是經歷了甚麼事。

 

   在真切地知道上帝是存在的之後,我沒有馬上受洗,
因為我的家庭的關係,一直以來如果我想做的事情不合媽媽的心意,我會很辛苦,
我從那時候就開始禱告,我告訴上帝我現在沒辦法受洗的原因,
於是我從大三到現在,整整四年的時間,我的家庭劇變,此刻的我看來的確無法論斷是好是壞,但我相信一切都有上帝美好的安排。

 

    因為時間關係沒辦法贅述和細說,
但上帝讓我經歷了家庭的辛苦、對家庭的恨和討厭、對家人的心疼、對自己的心疼、家庭的分裂,和好了又分裂,
在第二次和媽媽因為與爸爸聯繫而吵架之後,我剛好去了舞台劇巡演的首演台北場,是今年的四月二十一,
帶著滿心的瘡痍和傷痕,又遇到首演場有史最大的壓力,壓力大到我時時刻刻都可以掉下眼淚,
於是我禱告,我希望上帝讓首演場順利,讓我也順利。
後來到了第二場舞監看見我的適應力最後得到稱讚,
但這段分享主要不在於最後得到稱讚和順利結束,而是上帝讓滿心傷痕的我,覺得心裡平安。
那次之後,我開始依靠上帝,任何時間任何時候任何問題,
那次巡演回來,我渴望成為基督徒我渴望受洗,
因為我20歲那天知道上帝的存在,今天上帝讓我在最累壓力最大的時候心裡得著平安。
我當時知道,這個時間點到了,於是我禱告希望上帝差派天使替我受洗,
一直到六月初我去上了威宇老師的課,才認識了佳韻牧師。到了羅雅教會才發現這是我男朋友嬰兒洗禮的教會。

 

   我一直覺得這一切都不是偶然,除了上帝精細的安排,不然我怎可能有辦法替自己安排這一切呢?
見證很長,畢竟我花了24年,但能分享時間很短,
但簡短說的話,我想受洗的原因是因為我真實的感受到上帝的存在還有我是發自內心「自己」相信上帝,
不是因為誰也不是為了誰。還有我相信這是上帝替我安排的時間點,因為感受到這些,所以我想成為基督徒。

 

文章標籤

emilysun26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