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湯匙,放下湯匙。反覆著的猶豫夾帶著些微的心神不安,今年終於成年滿二十了,今天是阿公開刀的日子。在拿起又放下湯匙的動作中,或許希望自己準備開動的香腸蛋炒飯,是五年前那時阿公手還可以動親手做給我吃的。

  即使現今社會的科技醫療發達,但仍無法治癒每個人。

  今天是阿公發病的第一天,也是今天大夥而在發現阿公患了這病。小時候下課鈴聲響起時,總是最期待衝出教室後看到的是阿公的身影,然後我會飛快的向那身影撲過去,我的阿公。牽著我的小手快到家門口時,熱熱撲鼻的香味像是也迎接我回家般,每每我都會衝忙得拿起湯匙,舀起一口口的炒飯直接吞下肚,喜孜孜的說好好吃,單純的那時候真的只知道香腸但炒飯好好吃。

  阿公發病的第十天。剛從午睡夢中醒來的我,被廚房傳來的敲打聲給吵著了,心想現在家裡分明沒人,只有我和阿公而已,在納悶的同時也躡手躡腳的偷偷將廚房房門推開一些些,果然。阿公炒著我從小最愛吃的香腸蛋炒飯,但剎那我卻發現我紅了眼眶。

  阿公病發的第十五天。阿公書房的燈靜靜的亮著,廚房的燈也亮著,忍不住好奇的問阿公在做甚麼,他卻只回答我沒什麼。但餘光看到廚房流理台的左邊,似乎放著一本筆記本和一支筆,右邊好像有一鍋剛從冰箱拿出來的白飯、兩顆雞蛋和幾根小香腸。心裡充滿疑惑阿公究竟在做甚麼呢?

  阿公病發的三十天。我和阿公散步著回家,不知怎地,在阿公右手裡的拐杖突然間蹦的一聲倒在地上,瞬間我們都明白,阿公的手開始顫抖了。頃刻間我將不安和害怕吞了下去,不料阿公突然雙手把我抱的緊緊的,那力氣多麼的讓我懷念,「之後可能沒辦法再做香腸蛋炒飯給妳吃了,我的乖孫。」用盡微弱的力氣說完整句話,當下我突然明白這發病的一個月來,阿公在忙甚麼了。這天,是我最後一次吃到這來自阿公的味道,我們一起在飯桌前邊聊著邊吃著,開心的。

  阿公住院的第十五天。經過阿公的房間,仍是那樣的熟悉,彷彿阿公還悠哉的在書桌寫詩閱讀,但並不然,不小心看到當時出現在流理台上的那本記事簿,慢慢翻開後才發現,看著這些微顫抖卻硬是要寫下來的字跡,那是製作方法,原來是食譜。

  阿公開刀的今天。我將食譜從記事簿裡頭剪下來貼在廚房的牆壁,想找回阿公的味道。洗了兩桶米放進電鍋,內鍋加兩杯水,外鍋放半杯水,等飯煮熟的時候,將兩顆蛋攪拌,隨後拿起菜刀把小香腸切丁。飯煮好了,拿起鍋子和鍋鏟,倒入一點植物油,先炒切丁的香腸和攪拌好的蛋,在快熟但尚未全熟前把白飯加進去,不用加鹽巴,我看著食譜倒入了適量的醬油,突然間那陣熟悉的香味,撲鼻的氣味,那是阿公的味道。這天,我拿起湯匙吃了一口,感覺鼻子塞住了,眼淚一滴滴的掉下,我再也禁不起這樣的偽裝堅強了,彷彿我阿公就在身邊陪著我一樣,心裡替他祈禱,好想跟他說,我抓住你的味道了。

  沒有多久阿公過世了。我才了解原來思念、快樂、心安、回憶、勇敢、永遠在一起才是香腸蛋炒飯的味道。致於他在記事簿留下甚麼呢?他留下了我們之間最重要的連結。

 

11149014_818771928178229_1890934865_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ilysun2630 的頭像
emilysun2630

Emilyly墨菲菲

emilysun26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